明朝忠臣于谦被冤杀,锦衣卫赶去抄家,为何都哭了

ibet国际地址
?

  赖有于岳两少保,人间始觉重西湖。“岳少保”自然是岳飞,“于少保”则是明朝忠臣于谦。这两位少保都在国家危难之际挺身而出,力挽狂澜,却不幸卷入残酷的政治斗争中,惨遭冤杀,都葬在杭州西湖。除此之外,明末抗清英雄张煌言也葬在这里,和岳飞、于谦并称为“西湖三杰”。

  

  于谦以清廉闻名于世,一身凛然正气,奸邪宵小无不辟易。他少年时刻苦读书,最仰慕文天祥宁死不屈的气节。明宣宗登基后,他的叔叔汉王朱高煦起兵造反,于谦跟随皇帝亲征平叛。朱高煦被俘后,明宣宗命于谦数落他的罪行。于谦大义凛然,言辞锋利,斥责朱高煦为臣不忠。朱高煦被这位年轻御史骂得抬不起头,趴在地上瑟瑟发抖。

  明朝初年的官场风气还是很好的,向于谦这样清廉的官员很受重用,从一个普通的纪检官员,一下子升到了部堂级干部。杨士奇、杨荣、杨溥主政内阁的时候对于谦非常重视,只要是他奏请的事,早上上奏,晚上就能得到批准。“三杨”去世后,太监王振把持朝政,官员觐见必须奉上金银财宝。于谦不屑为之,每次进京述职都是两手空空,别人问起时便说:只带两袖清风。

  

  瓦剌人进犯北京,明英宗在太监王振的怂恿下亲征,结果在土木堡大败,明英宗被俘。最精锐的部队在土木堡全军覆没,瓦剌人兵临城下,京师只剩下十万老弱病残,很多官员都主张迁都,大明王朝眼看就要重蹈靖康之耻的覆辙。

  当此关头,于谦主动站出来主持大局,和大臣们一起拥立英宗的弟弟朱祁钰登基,全权负责组织京师防务。明廷另立皇帝,瓦剌人以明英宗为要挟狮子大开口的计划落空。于谦组织全城军民防御,又调集周边军队驰援。瓦剌人来攻城,于谦命令神机营将瓦剌骑兵诱入城中,用火器集火打击,百姓们也纷纷上屋顶以砖瓦击敌。瓦剌人见明军严阵以待,一时攻不下来,又听说各地勤王的军队就要到了,只好退兵,并答应送归明英宗。

  

  明英宗被送回来后,明代宗的地位很尴尬,就把他软禁在南宫,尊为“太上皇”。于谦因保卫京师有功,明代宗很是感激,对他十分倚重。但是,于谦位高权重,有为人正直,得罪了很多人。就在明代宗病危的时候,太监曹吉祥伙同石亨、徐有贞拥立明英宗复辟。

  于谦是拥立明代宗的“主谋”,因此被以谋反罪下狱。明英宗念在于谦保卫京师有功,不忍杀害,但架不住石亨、徐有贞一伙人的劝说,下令将于谦斩首。于谦深知自己获罪缘由,面对狱卒们的拷问不置一词,坦然受死。

  

  正月二十三日,于谦在这座他曾经誓死保卫过的城池前被斩首,史载“天下冤之”。这样一位两袖清风的好官,却死于残酷的政治斗争。于谦死后,锦衣卫兴冲冲地前来抄家。按他们所想,于谦身为一品大员,为官三十年,定然油水丰厚。万万没想到的是,于谦家里什么都没有,除了生活必须品外再无余财。唯一有价值的,只是一件蟒袍、一柄长剑,这是明代宗为酬于谦之功而特赐的。于谦把它们锁在暗室,从不以此示人。

  抄家的锦衣卫收起了一贯的嚣张态度,他们终于明白,这个被抄家的人,是个道德高尚的人,一个他们不得不敬佩的人。面对一贫如洗的尚书府,不少人都落下泪来。

  

  明英宗杀了于谦后,不久就后悔了。边境有警,明英宗满面愁容,旁边人说道:若是于谦活着,定然不会让敌人如此嚣张。不久,徐有贞被石亨中伤,发配充军;曹吉祥谋反失败,被凌迟处死;石亨的侄子卷入曹吉祥谋反案,石亨被牵连下狱,不久死于狱中。当时诬陷于谦害他冤死的人,都得到了应有的报应。

  明英宗身为皇帝是不能认错的,就把这项任务交给他的儿子朱见深。朱见深即位后,第一件事就是为于谦平反,恢复了他生前旧名。于谦在明朝受到了历代皇帝的旌表,芳名流传后世,正如他诗中所说:“粉身碎骨浑不怕,要留清白在人间”。

  赖有于岳两少保,人间始觉重西湖。“岳少保”自然是岳飞,“于少保”则是明朝忠臣于谦。这两位少保都在国家危难之际挺身而出,力挽狂澜,却不幸卷入残酷的政治斗争中,惨遭冤杀,都葬在杭州西湖。除此之外,明末抗清英雄张煌言也葬在这里,和岳飞、于谦并称为“西湖三杰”。

  

  于谦以清廉闻名于世,一身凛然正气,奸邪宵小无不辟易。他少年时刻苦读书,最仰慕文天祥宁死不屈的气节。明宣宗登基后,他的叔叔汉王朱高煦起兵造反,于谦跟随皇帝亲征平叛。朱高煦被俘后,明宣宗命于谦数落他的罪行。于谦大义凛然,言辞锋利,斥责朱高煦为臣不忠。朱高煦被这位年轻御史骂得抬不起头,趴在地上瑟瑟发抖。

  明朝初年的官场风气还是很好的,向于谦这样清廉的官员很受重用,从一个普通的纪检官员,一下子升到了部堂级干部。杨士奇、杨荣、杨溥主政内阁的时候对于谦非常重视,只要是他奏请的事,早上上奏,晚上就能得到批准。“三杨”去世后,太监王振把持朝政,官员觐见必须奉上金银财宝。于谦不屑为之,每次进京述职都是两手空空,别人问起时便说:只带两袖清风。

  

  瓦剌人进犯北京,明英宗在太监王振的怂恿下亲征,结果在土木堡大败,明英宗被俘。最精锐的部队在土木堡全军覆没,瓦剌人兵临城下,京师只剩下十万老弱病残,很多官员都主张迁都,大明王朝眼看就要重蹈靖康之耻的覆辙。

  当此关头,于谦主动站出来主持大局,和大臣们一起拥立英宗的弟弟朱祁钰登基,全权负责组织京师防务。明廷另立皇帝,瓦剌人以明英宗为要挟狮子大开口的计划落空。于谦组织全城军民防御,又调集周边军队驰援。瓦剌人来攻城,于谦命令神机营将瓦剌骑兵诱入城中,用火器集火打击,百姓们也纷纷上屋顶以砖瓦击敌。瓦剌人见明军严阵以待,一时攻不下来,又听说各地勤王的军队就要到了,只好退兵,并答应送归明英宗。

  

  明英宗被送回来后,明代宗的地位很尴尬,就把他软禁在南宫,尊为“太上皇”。于谦因保卫京师有功,明代宗很是感激,对他十分倚重。但是,于谦位高权重,有为人正直,得罪了很多人。就在明代宗病危的时候,太监曹吉祥伙同石亨、徐有贞拥立明英宗复辟。

  于谦是拥立明代宗的“主谋”,因此被以谋反罪下狱。明英宗念在于谦保卫京师有功,不忍杀害,但架不住石亨、徐有贞一伙人的劝说,下令将于谦斩首。于谦深知自己获罪缘由,面对狱卒们的拷问不置一词,坦然受死。

  

  正月二十三日,于谦在这座他曾经誓死保卫过的城池前被斩首,史载“天下冤之”。这样一位两袖清风的好官,却死于残酷的政治斗争。于谦死后,锦衣卫兴冲冲地前来抄家。按他们所想,于谦身为一品大员,为官三十年,定然油水丰厚。万万没想到的是,于谦家里什么都没有,除了生活必须品外再无余财。唯一有价值的,只是一件蟒袍、一柄长剑,这是明代宗为酬于谦之功而特赐的。于谦把它们锁在暗室,从不以此示人。

  抄家的锦衣卫收起了一贯的嚣张态度,他们终于明白,这个被抄家的人,是个道德高尚的人,一个他们不得不敬佩的人。面对一贫如洗的尚书府,不少人都落下泪来。

  

  明英宗杀了于谦后,不久就后悔了。边境有警,明英宗满面愁容,旁边人说道:若是于谦活着,定然不会让敌人如此嚣张。不久,徐有贞被石亨中伤,发配充军;曹吉祥谋反失败,被凌迟处死;石亨的侄子卷入曹吉祥谋反案,石亨被牵连下狱,不久死于狱中。当时诬陷于谦害他冤死的人,都得到了应有的报应。

  明英宗身为皇帝是不能认错的,就把这项任务交给他的儿子朱见深。朱见深即位后,第一件事就是为于谦平反,恢复了他生前旧名。于谦在明朝受到了历代皇帝的旌表,芳名流传后世,正如他诗中所说:“粉身碎骨浑不怕,要留清白在人间”。